首頁
今天: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藝術長廊 > 村小教師

村小教師

日期:2017-09-08 09:46:34 作者:劉麗華 責任編輯:wyc2016 信息來源:新聞中心 點擊數:

村小教師

劉麗華


  我要說的村小教師,是我的啟蒙老師晏老師,她一米五二的個頭,體重不足四十三公斤。早年,她本是縣城師范學校附小的一名教師,為了響應去農村支教的號召,她拖家帶口來到了我的家鄉的村小任教。一教就是二十年。
  那時的村小,是由生產隊一個收谷子的倉庫改建的,隔壁是個大牛棚,空氣里總夾雜著牛糞味,刺激得人肺氣上逆,直打噴嚏。村小就兩個編制,公辦的晏老師和一位民辦老師,一至四年級,語數音體兼任,一人教一個復式班。所謂復式班,就是拼在一個教室的兩個班級,由同一老師執教。換句話說,就是四十五分鐘里老師沒個停頓,在這邊班級教課文,讓那邊班級寫作業,兩邊交替進行著。可以想象,這么“拼讀”,干擾可大了,自控力差的孩子似有多動癥,總愛你揍我揍,講小話,有的甚至跟著那邊朗讀起課文來,引得哄堂大笑,好脾氣的晏老師,從來不發火,從來不舞教鞭,有時還跟著笑,但過后,她會說:“孩子們,我知道你們不是故意的,以后用心點學習,就不會了,是不是?”盡管都回答“是”,但聽課、寫作業注意力都難以集中,晏老師只能反復念經了,晏老師本來就有哮喘病,究竟受了多少累,只有她自知。
  晏老師是以校為家,她愛人在縣城工作,她一個女人家,那么瘦小,帶著三個兒女,住在一個沒電、沒煤、沒自來水、沒衛生院的村落里,連想吃塊豆腐都難,還要坐船去鎮上用豆腐票買。這樣勞累的講課,沒到冬天,晏老師的哮喘病就犯了,“拉風箱”似的喘著粗氣,我和她女兒同桌,她女兒說母親病得嚴重時,氨茶堿藥片也管不了用,晚上睡覺只能半靠半躺,她睡在母親腳頭,非常害怕,生怕母親那口氣接不上來……我聽了,也害怕,我父親是村支書,我跟他匯報了。父親請來了一位老中醫,老中醫用自制的藥丸,緩解了晏老師的老慢支,并建議把牛棚遷走了。
  晏老師是位五心老師,細心、耐心、愛心、恒心、責任心,處處體現在她教學生涯里。如學生沒吃飯,晏老師就往自己家里領,讓他吃飽了再上課;誰家的孩子沒錢交學費,晏老師先用工資墊付著。一位小男生在打鬧中卡了手指,小指帽似斷非斷,鮮血直流,在鄉下,赤腳醫生一般出診了,很難應急。晏老師就搬出她的小藥箱來“救急”,她沒一聲責備,先給受傷的手指嚴格消毒,再敷上藥包扎好,叮囑別沾水,每天來換藥。沒幾日,小男生的小指帽就接上了。每年學區統考,晏老師所教的班級都能取得好名次。
  有一天,晏老師家多了一個小人,那是她家的遠方小親戚,一位連父母都要放棄的小男孩,他厭惡讀書,天天逃學,與一群混混在一起,父母管教不了,就向晏老師訴苦,晏老師讓他過來。晏老師沒有對他念叨什么,只是每天噓寒問暖,關心他的飲食起居。嘿,小男孩竟然被感動了,向晏老師抖出了他加入黑扒手組織的內幕,并說讀書沒有在翻滾的開水里練習夾肥皂時恐懼……后來,這位小親戚順利完成學業,成了一名軍人。
  晏老師教書三十余年,未評過職稱,她對名利看得很淡,卻落下了兩個職業病:一是支氣管哮喘,二是聲帶沙啞。聲帶沙啞是聲帶上長了個小結節,它嚴重影響到了她不能大聲發音的教學,所以,逼使她病退,返城。
  返城后的晏老師,有句名言:“我不是名師,但我有高徒”。桃李滿天下的晏老師,有一只小木箱,小木箱是她的驕傲,里面裝著來自五湖四海神州各地的信件,其中有警察、醫生、教師、飛行員、火車司機、科學家等各行精英,要知,這全是晏老師的高徒,不管身在何處,他們都惦念著這位啟蒙老師。現在,晏老師建了個微信群,群里是她清一色的學生,看著學生們的信息,她就很快樂。

 

湖北十一选五走势